动漫人才网,提供最新动漫游戏人才信息,致力于做动漫游戏人才网第一品牌。
咨询热线:4006683633 ·俊才招聘网 · 设为首页 ·加入收藏
广州亿元游众科技有限公司 广东启乐迪实业有限公司
被资本“催熟”的快看漫画
作者:klm1 来源: 阅读次数:459次 发布日期:2021年9月03日

正面迎战哔哩哔哩漫画和腾讯漫画,快看尚需时日。

正面迎战哔哩哔哩漫画和腾讯漫画,快看尚需时日。

时隔五年,@伟大的安妮 终于在去年十月更新了《安妮与王小明》的最后一章,在这部记载了她与男友日常的漫画结尾,安妮与王小明结束了长达13年的爱情长跑,走进了婚姻的殿堂。

漫画中的女孩无疑是幸福的。

但走出漫画,当“伟大的安妮”以陈安妮的身份出现时,摆在她面前的不仅是属于漫画的柴米油盐,更多的是作为快看漫画的创始人,需要交付给广大读者、作者、投资人和整个漫画产业的答卷。

现在,她再次站在了聚光灯下。

8月23日,快看APP宣布完成2.4亿美元的战略融资,本轮融资由建银国际、Onestore、腾讯、Coatue、天图资本等投资。这是快看迄今为止最大单笔融资,再次刷新了漫画行业融资额纪录。在此之前,快看APP在7年内就相继完成了5轮融资。

一边有资本圈看好,一边有用户买单。

在同一份公开信中,陈安妮谈到“快看APP最新的用户总量已经突破3.4亿,Z世代用户占比在90%~94%之间,各端产品总月活近5000万,达历史新高”。七麦数据显示,快看在ios端近90天下载量、应用榜单排名均超过了其主要竞争对手哔哩哔哩漫画、腾讯漫画和有妖气漫画。

众所周知,有妖气漫画早已妖气不再,哔哩哔哩漫画与腾讯漫画则各自背靠大厂,属于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类型。

而快看呢,单打独斗、估值160亿元、拥有国内漫画市场的近一半占有率,这些标签似乎在宣告着它已然成为漫画赛道的独角兽。

那么,这匹独角兽何时才能释放魔力?

打造IP,打造内容生态

如果说日漫是被世人送上鲜花和掌声的勇者,那国漫则像是修仙小说里一路打怪升级的主角,一路试图证明自己,却一路被人诟病。

直到2015年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的上映,世人才注意到冉冉升起的国漫,而其在几周内收割的9.54亿票房也印证了,崛起中的国漫能收割用户,亦能带来经济回报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经历了资金链断裂再融资的快看漫画,开始以条漫的形式走向大众视野。

与页漫相比,条漫的阅读方式更符合碎片化阅读的快餐时代,相同页数的情况下条漫表达内容更少而图画更多,条漫的绘画特点也可以打破传统漫画分镜方式对内容和绘画的桎梏。

当然,这些条漫的优势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作者创作漫画的门槛。

但不可否认,至此,越来越多的原创漫画开始快看上连载,包括《零分偶像》、《整容游戏》、《甜美的咬痕》、《河神大人求收养》等一批漫画开始在平台上连载,不少作品至今累计获得了2000万+的关注人数,而幽灵、金丘、左小翎等一批作家相继成为了快看漫画的签约作家,他们与它们也组成了彼时快看漫画的第一批内容生态。

优质内容促进资本循环,这也让陈安妮摆脱四处借钱的窘境,变成了资本眼中的新生力量,融资一轮借着一轮,红杉资本、字节跳动和腾讯投资相继进资,快看漫画似乎终于“不差钱”了。

有了资金的支持,快看漫画开始运营IP。

2018年,在被动画化的次年,《快把我哥带走》宣布将推出真人化电影,这部由万达影视、光合映画等五家工作制作的电影最终收获了亿的票房3.75亿的票房,虽然豆瓣评分显示只有6.8分,但也算是为快看的IP运营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。

此后,其独家连载的漫画《你好!筋肉女》、《零分偶像》、《不说谎恋人》等相继宣布将制作成网剧,《甜美的咬痕》、《整容游戏》等制作成广播剧。多元化的IP也逐渐形成。

另一方面,单靠平台原生的作者和内容,不足以征服口味挑剔的二次元用户和Z世代的心。

于是,快看开始引进更多外部的知名IP。一方面是邀请头部作者入驻,像知名作者夏达的漫画《拾遗录》,另一方面,快看与多家网文平台、作者联合,将知名网文漫画化,以争取网文读者的青睐,像是《魔道祖师》、《斗罗大陆》、《碎玉投珠》、《暗恋·橘生淮南》等作品,不仅丰富了快看的IP生态,更是直接带来了经济效益。

以《魔道祖师》为例,在已更新的202话中有28话可免费阅读,其余均需花费68KK币(VIP花费58KK币)才能阅读,而1KK币=0.01元,也就是说,阅读完目前全部更新的漫画需要117.64元,即便是尊贵的VIP也要在每月花费15元的基础上,再花费100.34元。更何况,这样一部漫画仅每周一更新,直到现在也刚刚画完原著一半的内容。

再结合其1101万追漫关注的人数,即便其中的付费比暂未可知,但可想而知那也必定是一个可观的数字。

快看的“破”与“”立

或许是不甘于在漫画市场继续圈地自嗨,又或者是已有的成绩已不能再满足自己的野心,陈安妮和快看决定继续改变。

在8月5日快看的发布会上,“快看漫画”这个使用了7年的名字摇身一变成了“快看”,这不仅意味着快看今后不仅要继续角逐漫画领域,还要涉猎更多漫画相关的其他内容,比如短视频、广播剧,甚至影视剧。

在更名后的快看APP中,首页栏的内容从关注的漫画更新动态,变为了从漫画、漫剧、同人文的二次元内容到手账、三坑、养娃的兴趣内容,从文字、图片到视频、剪辑,其试图打造迎合Z时代的兴趣内容社区的意图不言而喻。

但一切的改变都不及此次最重要的更新——漫剧,来得显眼。

据说在发布会上,陈安妮花了足足20分钟讲述了漫剧的定义和它的前景,还称“将有59部快看原创漫画,80部来自晋江、阅文等平台的头部小说,将以漫剧的形式,在快看APP隆重开播”。

所谓“漫剧”,不过是将漫画有声化、动态化,和动漫相比,漫剧在耗费的成本更低的情况下,经济回报速度更快。

进一步讲,这也是快看试图更快变现,更快收割用户的办法。

在此之前,据易观千帆统计,快看APP在2020年度从6月至11月的半年内,月活跃人数从3991.1万人升至4591.4万人后断崖式跌至2446.3万,环比跌幅一度为35.60%。

猛跌之后,快看势必要寻找挽回用户的办法。以现有的漫画来说,IP孵化速度慢仍是困扰漫画行业的最大问题,一方面变现能力差,另一方面漫长的等待期会降低用户的活跃度,甚至丢失用户。

唯一登上大荧幕的漫画《快把我哥带走》从2015年连载至今,6年里连载了224话,在多方资本的加持下,这才改编成动画、广播剧、影视剧等多种形式,而同时期在快看上985万人关注的完结漫画《整容游戏》自2015年上架至今,在两年内连载了85话内容,也仅仅推出了广播剧和游戏两项衍生内容。

而以短视频为基础的漫剧呢,连载了79话的漫画《掌中之物》在上架一年后便改编成了漫剧,短短三分钟的剧情在配上声音之后,首集便收获了360万次播放量。

这么看来,或许漫剧可以成为快看未来的下一站。

三座“大山”,谁胜谁负

只是,快看的“漫剧”概念其实早被先来者抢食。

快看上的“漫剧”,放在哔哩哔哩漫画叫“动态漫”,在腾讯叫“动态漫画”,猫耳FM叫做“有声漫画”。

不同的名称,暗示了参与瓜分“动态漫画”的不同角逐者其实都在暗自发力。

眼下,国内的漫画市场哔哩哔哩漫画、腾讯漫画和快看三分天下之势早就明朗。早年的行业领先者有妖气漫画早就在APP下载量、应用商店榜单、独家漫画IP影响力等多重维度上全面掉队,仅仅靠《镇魂街》和《十万个冷笑话》苦苦支撑。其余动漫类APP,哔咔漫画、动漫之家、微博动漫等虽偶有突出表现,整体仍难挡三座大山。

但三座大山之间,却并非难分伯仲。

从用户付费意愿上看,据七麦数据显示,近30天内快看APP下载量力压哔哩哔哩漫画、腾讯漫画和有妖气,但在付费环节,快看漫画则远落后于它的主要竞对。这也证明了,快看APP对外宣称的高月活和“超新Z时代”用户实际上难以直接转化为真金白银的流水。

这一点或许与其平台上大量的免费漫画、VIP的低性价比不无关联。

从IP孵化上看,哔哩哔哩漫画背靠B站,不仅购买了《天官赐福》、《百妖谱》、《咒术回战》等热播国漫日漫的原作漫画,还可以做到逆向输出,如《两不疑》2020年12月推出漫画,而其动画版次年4月便推出;腾讯动漫亦是如此,2013年《狐妖小红娘》在平台连载,两年后便动画化,并收获了广泛好评;相比而言,快看从业7年却只孵化出《快把我哥带走》一部出圈IP。

原创内容优势不明显,后续IP孵化无力,这也是快看急需解决的问题。

当然,大厂与小厂之间的鸿沟势必难以逾越。为此,2019年8月,快看接受了来自腾讯的1.25亿美元的E轮融资,外界纷纷认为漫画巨头的强强联合,势必能给快看在IP孵化上更多的想象。

但两年过去,快看不仅没有“搞大事情”,还在月活、口碑等方面下滑严重。

或许,这只独角兽要想释放魔力以抗衡狮虎,还得加把劲。


(信息收集:动漫人才网
相关资讯
Copyright© 2000-2011. Goodjob.cn® All rights reserved. 动漫人才网® 版权所有
本网所有资讯内容、动漫信息,未经书面同意,不得转载。
经营许可证编号: 粤B2-20050466